福建31选7走势图200期
黔東南州權威媒體門戶網站

 

首頁 新聞 政務 圖客 視頻 文化旅游 黔東南故事 數字報

眼科門診周末忙 “電子保姆”惹禍端—— 凱里市青少年近視現狀調查

發布時間: 2019-03-30   作者: 記者 楊玲 李林果 潘信屹   來源: 黔東南新聞網 編輯: 吳小星

【編者按】

  青少年是一個特殊的群體,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困惑與誘惑,如同一棵幼芽破土而出,總要經歷風雨飄搖、寒流侵襲,他們的健康成長問題越來越受到社會的關心和關注。

  關愛、關注青少年的健康成長,不僅是學校和家長的責任,也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為此,《事大民捕》欄目將以“明天·希望  關注青少年成長”為主題,分別對不同時期孩子面臨的一系列問題進行采訪報道。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發現孩子的視力出現了問題,在超市購物后到收銀區結賬,不到3米的距離,孩子居然沒看見我。”作為孩子的媽媽,潘興美沒有想到兩年前孩子就患上了近視,而當時孩子才上三年級。在她看來,暑假期間過度玩手機游戲是患上近視的重要原因。

  剛剛過去的開學季,各地醫院眼科門診也迎來了孩子視力檢查的高峰。和潘興美一樣,越來越多的家長開始重視近視并及時到醫院檢查治療。

  近視是老生常談的話題,為何存在多年依然未能得到改善?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究竟該從哪些方面著手?對于容易令人沉迷的電子類產品,接觸多長時間才算合適?本期事大民捕欄目,記者將對凱里市青少年近視現狀進行調查采訪,希望青少年近視問題能得到更多人的關心和關注。

  周末眼科門診忙  患者多為青少年

  3月26日,星期二,因為大多數孩子在校上課,沒時間到醫院檢查,黔東南州人民醫院眼科門診顯得沒那么擁擠。

  “由于不是周末,排隊就診的孩子比較少。一到周末青少年就診人數激增,占日門診人數的50%以上。”眼科門診的醫生介紹,假期結束后前來檢查的孩子比較多,同往年相比人數不斷增長、年齡也越來越小。

  在門診外的視力檢測處,一名6歲的小女孩正在醫生的指引下識別視力表,出乎意料的是,站在規定黃線處檢測的小姑娘竟然連看視力表上最大的字母標識都很吃力。孩子緊握爸爸的手,全程都由爸爸陪著,看得出來這位年輕的父親眼神中有些許的擔憂。

  “現在青少年近視不僅患病率逐年增高,還具有逐步低齡化的特點,來我們醫院就診的孩子中,最小的只有3歲。”眼科主任醫師歐陽先明告訴記者,“去年6月6日的全國愛眼日,州醫院組織醫生到凱里某小學進行愛眼宣傳和視力檢查,篩查的300余名學生中,近一半的人患有近視,需要進行進一步的檢查和矯正。”

  “人眼發育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人生下來最初都是遠視眼,正常情況下成年時眼睛發育成正視眼定型,現在的青少年卻大多在還沒有成年時,在小學畢業前遠視度數就已經耗盡,發展成為近視眼。而近視將可能導致嚴重的眼病,如青光眼、黃斑病變、視網膜脫離等,較高的高度近視率將來可能導致失明者增多。”一系列的青少年近視數據讓眼科醫生擔憂,主治醫生林剛認為,治療只是一個緩解和減慢度數增長的速度,關鍵的還是要靠預防。

  “電子保姆”成依賴  迷戀網游難自拔

  “媽媽,我要用手機玩游戲”“不可以”“嗚嗚……”“拿去拿去,別哭了……”這樣的場景,相信對許多家庭來說都是習以為常的。

  由于怕孩子哭鬧或者希望安靜不被打擾,一些家長往往覺得給孩子一個手機、一個ipad就省事了,甚至把玩手機、玩ipad作為對孩子的獎勵,很多幼童玩起手機游戲都非常熟練,殊不知這對眼睛傷害特別大。

  為什么現在青少年患病率如此之高?歐陽先明給出答案:“現在很多孩子都是低頭族,都由電子保姆帶大的。”他表示,過重的學習負擔、過少的戶外運動時間、不良的用眼環境都是導致青少年近視的原因,但導致青少年近視的最大“殺手”還是電子產品的普及和使用。

  “我們家孩子平時比較安靜,每天除了定時完成學習任務,就是玩智能手機、平板電腦,幾乎不出門活動。”潘興美十分無奈地說,今年上五年級的孩子,患近視已經兩年了,還在及時佩戴了適合的眼鏡,目前還保持在300度左右,增長不算太快。

  網絡游戲集合了聲光電多種信號手段,具有故事情節和競賽獎勵,使青少年兒童易于成癮,不能自拔,陷于其中的青少年常常沉迷其中,連續數小時甚至10小時以上不中斷,極大地增加了眼睛負荷,有些孩子接觸網絡游戲一兩周就開始出現近視。

  而近視發病率居高不下的另一原因,與中國的家庭教育觀念也有很大關系。有調查顯示,中國45.4%的家長沒有主動了解過近視防控知識,有相當一部分家長認為“反正大家都戴眼鏡,也沒什么大不了”。直接表現之一,就是縱容孩子玩手機、平板電腦。

  除此之外,部分學校沒有認識到近視對青少年視覺健康的危害,除了過重的課業負擔,學校推行使用的多媒體教學也有利有弊,不僅將發生近視的風險加到孩子身上,更加劇了對已近視孩子的視力損傷,將他們進一步推向了高度近視的行列。

  眼鏡店堪比藥店  一年新增二十家

  從州醫院到大十字路段,短短幾百米的距離,包括地下商場在內就有十余家眼鏡店,數量堪比藥店。比較集中的繁華路段,五十米范圍接連兩三家也不足為奇。一些好奇的市民也產生疑惑,這么多門面,顧客也不是特別多,這么高的門面費,靠什么支撐下來?

  “現在來配眼鏡的學生是越來越多,一檢查就已經是三、四百度了。”凱里市大十字某眼鏡店老板正悠閑地玩著電腦,等待著客人的光顧。

  患近視的人多了,生意應該好,可是老板為何如此清閑?對此,老板也道出了行業之苦,“今年,凱里的眼鏡店就比去年增加了20多家,現在凱里市區已經有60余家眼鏡店了。眼鏡行業的快速發展,對眼鏡店的影響也很大。門店多了顧客選擇也多,生意自然沒有從前好。”當然,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雖然有二十多家新來的門店,但是半年之前倒閉關門的也有幾家。

  行業競爭力大,也間接證明了青少年患病率的增加。醫生提醒,無論是在醫院檢查治療還是在門店佩戴眼鏡都要選擇有保障的專業眼鏡店,以免治療不當過佩戴不適而加重度數。

  同時,一些家長也呼吁監管部門對眼鏡行業進行有效的監管,“現在隨便配一副眼鏡都要幾百,貴一點的就上千,可我們都知道眼鏡的造價成本很低。”

  治療只能暫緩解  近視頑疾難治愈

  3月25日下午4點10分,凱里八小五年級一班,孩子們正做著眼保健操。

  一眼望去,脫掉眼鏡做眼保健操的孩子雖不到全國青少年近視調查數據一半占有量,但是也有不少。

  眼保健操結束,是課間休息時間,孩子們在操場上盡情奔跑、玩耍,耳邊充斥著孩子們銀鈴般的嬉鬧聲,整個場景都洋溢著青春和童真。

  在這些奔跑、玩鬧的孩子中,記者也發現了部分戴著眼鏡的小小身軀,架在鼻梁上黑框在他們這年齡本應是畫蛇添足的產品,但現在他們卻不得不依賴于這個黑框來看清世界。

  孩子近視加深,最終可能發展為高度近視。“高度近視患者的眼軸一般比普通人長,眼球體積也隨之增大,就像膨脹的氣球一樣,眼球壁的視網膜、脈絡膜和鞏膜組織都可能因此變薄,這樣的眼睛出現嚴重眼底并發癥的可能性就很大。包括:視網膜裂孔、視網膜脫離、黃斑孔、黃斑前膜、脈絡膜新生血管、玻璃體視網膜出血、青光眼和白內障等,其中有些疾病目前臨床上還沒有很好的治療方法來達到痊愈,常常療效不佳,甚至引起失明。”青少年出現近視帶來的影響,絕不是戴一副眼鏡這么簡單。據眼科專家分析,近視高發和早發的危害可以從個人、家庭兩個層面來分析。對個人來說,孩子較早出現近視,就意味著其有很長一段時間是處在近視加深的風險之中,近視度數加深的可能性很大;相對于較晚出現近視的孩子,早近視的孩子成年后可能近視度數更高,那么出現高度近視眼底并發癥的可能性就更大。

  “因為一些不良的用眼習慣、迷戀網絡游戲、過度使用電子產品,孩子長大后要面臨失明的風險,這確實值得所有的家長和老師警醒。”凱里八小五年級一班班主任姚紅英認為,只要從思想上重視,行動上采取積極預防措施,這樣的悲劇其實是可以避免。

  對癥下藥早預防  加強運動是王道

  今年全國兩會上,多名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提交議案,內容是關于完善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的建議和意見。

  “國家現在非常重視青少年近視防治工作,以后我們進校園做青少年近視防治工作的路就通暢了!”剛剛結束的全國兩會,歐陽先明和他的同事們都聽到一個好消息。

  “預防青少年近視前端篩查十分重要,卻往往被忽視。”歐陽先明表示,“直到孩子們出現用眼疲勞、視力明顯下降時,一些家長才會發現端倪來醫院就診,而此時近視早已形成。”

  因此他建議,家長應該每隔一段時間就應該帶孩子來醫院做一次檢查,及時掌握孩子視力屈光的實時發展情況,才能有效預防。

  而在青少年近視防治中,除了國家和社會的干預,也離不開學校和家長的正確引導。

  凱里八小副校長陽彥萍表示,“為了有效防治學生近視,我們學校每天堅持進行課間廣播體操和眼保健操;還建立了籃球、足球等學生社團,保證孩子們每天至少一小時的戶外活動時間;除此之外,每個班級都采取座位前后、左右定期滾動輪換的方式,減少多媒體上課給孩子們視力帶來的長期傷害。”

  “以后我會嚴格控制孩子玩手機和學習的時間,有控盡量帶孩子去進行戶外活動,這樣不僅能讓孩子保持身體健康,還增加了和孩子的溝通,增進我們和孩子的情感交流。”為了不讓孩子近視度數增高,潘興美也意識到了加強鍛煉的重要性。

  歐陽先明還建議,青少年兒童要保持正常的閱讀距離、正常的閱讀時間和足夠的眼睛放松時間,要充分利用課間時間遠眺,家里的書桌要放在視野開闊的窗口,確保眼睛有足夠的遠眺距離。千萬不要讓孩子的書桌面對墻壁,也盡量不要捧著書本連續閱讀,更不能沉迷在電腦、手機或iPad上玩網絡游戲。


  【相關鏈接】

  關于我國青少年近視患病率,央視《新聞直播間》的報道披露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小學生近視比例為45.7%,初中生近視比例為74.4%,高中生近視比例為83.3%,大學生近視比例為87.7%。可見,視力低下已成為影響學生體質健康的重要因素,我國青少年近視防控形勢十分嚴峻。

  世界衛生組織的一項研究報告顯示,目前我國近視患者達6億,青少年近視率居世界第一。高中生和大學生的近視率均已超過七成并逐年上升,小學生的近視率也接近40%。教育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去年公布了《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征求意見稿)》,其中提到,到2030年,小學生、初中生和高中生近視率分別下降到38%、60%和70%以下。

  北京大學發布的《國民健康視覺報告》稱,到2020年,中國5歲以上人口的近視患病率將增長到51%左右,患病人口將達7億。對于國家來說,如此高的近視患病率,在航空航天、精密制造、軍事等領域,符合視力要求的勞動者可能出現巨大缺口,將嚴重影響國民素質,影響一些行業選拔從業者,甚至使合格的服兵役青年數量減少,直接威脅中國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及國家安全。

  根據出席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代表審議和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委員討論提出的意見和建議,國務院對政府工作報告進行了認真修改,共修改充實83處,其中第74處作如下修改:在“加快發展社會事業、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部分,補充“抓好傳染病、地方病、青少年近視防治”。

  目前的流行病學研究顯示,每天兩小時的戶外運動,對于預防和控制青少年近視的發生發展有一定作用。英國劍橋大學的一項調查表明,兒童每周多在戶外玩耍1小時,患近視風險將降低2%。英國《自然》雜志也曾刊文稱,近視爆發的根本原因在于青少年缺乏足夠的戶外運動。

  【記者手記】

  在一次會議上,記者偶然發現,11個參會人當中有7人戴眼鏡,從青少年到成年,不得不感慨,曾經的“小近視”,如今都長大了,而我們的下一代,也面臨著“近視”的危機。同時,參考數據比例,青少年人群近視占有率達到百分之五十,成年人則超出了這個比例。當然,這或許只是個例,但也給我們敲了一個警鐘。

  為了預防孩子近視,生活中,我們常常會約束和控制他們使用電子產品的時間,卻忽視了,指責的那一刻,其實自己手中的手機一直都沒有放下過。這就是作為父母的權利,而孩子就應該理所當然地聽從。倘若孩子央求,“能不能放下手機陪我玩一會?” 不知道又有多少父母能夠做到。

  我們希望學校為孩子減負,多開展課外活動;我們希望醫院有更先進的醫治技術;我們希望眼鏡的研發更加輕便舒適;我們還希望……

  沒錯,我們的希望就是大家的希望,可是千萬別忘記,“我們”還有一個名字叫“家長”。

  別讓“電子保姆”成為陪伴孩子的“武器”,愛的傳遞不可代替。放下手機,先從大人做起。


福建31选7走势图200期